讲一件比拟搞笑的事儿吧,高中时太穷了,我异想天开的以帮同窗写情书谋业,赚点生涯费吃零食。我的第一个顾客是良子,当时他爱好上了一个大胸妹,当时大家都没用手机,告白的方法都很含"> 讲一件比拟搞笑的事儿吧,高中时太穷了,我异想天开的以帮同窗写情书谋业,赚点生涯费吃零食。我的第一个顾客是良子,当时他爱好上了一个大胸妹,当时大家都没用手机,告白的方法都很含" />
<track id="rbhrtjt"></track>
  • <track id="rbhrtjt"></track>

        <track id="rbhrtjt"></track>

        1. 情书1994

          时间 • 2021-04-19 07:11:01
          ">

          讲一件比拟搞笑的事儿吧,高中时太穷了,我异想天开的以帮同窗写情书谋业,赚点生涯费吃零食。

          我的第一个顾客是良子,当时他爱好上了一个大胸妹,当时大家都没用手机,告白的方法都很含蓄,于是他决议给姑娘写一封情书,他听说李白就是喝了酒后作诗灵感大发,还特地从校外带回一瓶二锅头,憋了半夜写出一封情书,据说当时写完就吐了。

          我给他做顾问,看了一眼他的大作,当时就被震惊了,由于良子是个重度岛国动作片喜好者,他是这么夸人家姑娘的:你的笑颜就像苍井空让我觉得亲热,你的身影就像武藤兰让我痴迷,波多野结衣和明泽吉步加起来也没有你的一半可爱,夕树舞子和冲田杏梨在我的心目中也不及你万一。

          良子贱兮兮地问我:你感到姑娘看了会激动不?

          我抱着看戏的心态褒奖了他一番,说那姑娘确定会激动的合不拢腿,第二天他就被那姑娘暴打一顿,奶茶泼的满脸都是。

          受了打击后这厮魔怔了,每天深夜不睡觉在阳台上唱情歌,声音嘶哑就似鬼嚎,周围的野猫都被吓跑了,寝室哥们都被闹到瓦解,甚至密谋把他打倒用麻袋捆住甩到垃圾场,为了避免惨案产生,我就收了良子二十块钱替他代笔,写了人生中第一封情书。

          成果三天后,良子和那大胸妹就公然在食堂互相喂饭,引发了轰动,哥们也名声大噪。

          此后我就开端了自己的情书副业,当时是高三的温习阶段,上课老师多半是让我们做习题,我原来成就也不好,理科从来没有合格过,就破罐子破摔了,别人刷题的时候我就拿出信纸写情书,好几次班主任在窗外看到这一幕,大力拍一下我肩膀(当时我座位靠窗)。

          哥们蛋都快了吓出来,满脸冷汗的看着班主任,谁知道他用赞美的语气激励我:这段时光状况不错,再接再厉!

          我想起来之前都是在课堂上睡瞌睡,像这样的奋笔疾书给了那胖子错觉。

          有一次居然有个女同窗找上我,她算是长相平常那种,脸上痘痘很多还有点胖,她看上了我的下铺,要我代笔写封情书给他。

          我说:大姐,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怎么能用女生的口气写信呢,况且吴凡(我下铺)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那姑娘扭扭咧咧的说:那……

          我挥手打断了她的话:得加钱!

          就这样我写了巅峰的一封情书,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痴情女子,从进校时就暗恋吴凡,每当夜深人静时就偷偷关注他,因此我懂得吴凡的一切,比如一双袜子可以穿五天内裤也不爱洗有时候脏了就反过来穿,爱用洗衣粉洗头还到处说自己的发质天生稀薄,最后表明如果吴凡不从我就只能把这些颁布于众了。

          吴凡收到信后就被吓尿了,召集寝室哥们开会,叼着一根烟顶着黑眼圈,语音还有点发颤:我不会遇到偷窥狂了吧?

          我说:要不还是从了吧,名节要紧。

          第二天,吴凡苦着脸和那姑娘走在一起,我数着那一百二十块钱笑得不亦乐乎。至于毕业后吴凡得知本相后拿着西瓜刀到处追杀我,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在写情书的进程中,我也渐渐摸明白男生女生的恋爱心理,男孩子寻求优胜感,爱好女生说我感到谁谁谁都比不上你,而女孩子寻求虚荣感,最爱听男孩子的夸奖词,比如说你的眼睛真好看,哪怕那姑娘眼睛长的像孙红雷,听到这话一样会开心。

          当时我的同桌张萌萌经常鄙视我,她是数学学习委员,但也有偏科的弊病,语文作文一向是垫底的,我曾经看过她测验时写作文的样子,皱着眉头气喘吁吁,就像一个重度便秘患者。

          老师为了让我们互相辅助,就让我们坐在一起,没料到却起了反后果,我的理综越来越差,而她的作文居然拿到6分的天文数字。

          出于嫉妒,她经常在我写情书的时候捣蛋,说我摇头晃脑影响她学习,说我写字声音太大,说下课找我的顾客太多了,每次把她的桌面都弄脏了,我懒得和她计较,就每次收款的时候拿出五块钱甩给她:别逼逼了,买杯奶茶补点口水去。

          她瞪我一眼,又抢走我五块钱大笑着往小卖部跑。

          当时学校有个扯淡的规定,因为听说邻校有几个学生因为贫血都住院了,规定我们每天早上跑五圈操场,增强身材抵御力,我当时就吐槽校引导是不是脑残呀,贫血是因为养分不足,还不如在食堂里多放点肉呢。

          有一天早上起床后我感到脑袋昏昏的,估量是感冒了,就向班主任请假问能不能不跑,可能是之前装病太多次了,班主任踹了我一脚让我少废话,However, the agitation of the working classes continued; and, when Parliament met in February, 1839, the concluding paragraph of the Speech referred to the disturbances and combinations among the working classes: "I have observed with pain the persevering efforts which have been made in some parts of the country to excite my subjects to disobedience and resistance to the law, and to recommend dangerous and illegal practices. For the counteraction of all such designs I depend upon the efficacy of the law, which it will be my duty to enforce, upon the good sense and right disposition of my people, upon their attachment to the principles of justice, and their abhorrence of violence and disorder." In the course of the debate in the Commons Sir Robert Peel adverted to the paragraph referring to illegal meetings. Having read several extracts from the speeches of Mr. Stephens, Dr. Wade, and Mr. Feargus O'Connor delivered at Chartist meetings, he quoted, for the purpose of reprehending, a speech delivered by Lord John Russell at Liverpool in the previous month of October, when, alluding to the Chartist meeting, the noble lord said, "There are some perhaps who would put down such meetings, but such was not his opinion, nor that of the Government with which he acted. He thought the people had a right to free discussion which elicited truth. They had a right to meet. If they had no grievances, common sense would speedily come to the rescue, and put an end to these meetings." These sentiments, remarked Sir Robert Peel, might be just, and even truisms; yet the unseasonable expression of truth in times of public excitement was often dangerous. The Reform Bill, he said, had failed to give permanent satisfaction as he had throughout predicted would be the case, and he well knew that a concession of further reform, in the expectation of producing satisfaction or finality, would be only aggravating the disappointment, and that in a few years they would be encountered by further demands.那天跑步我感到步履繁重,到后来甚至看天都是灰色的,跑到第四圈的时候一个趔趄栽到跑道上,额头都被擦出血来。

          更惨的是,后面的哥们还没刹住脚,好几个人都踩在我背上,我差点昏过去。

          就在这时,张萌萌大叫一声,然后挡在了我的身后,让后面的人都岔开,后来把我扶了起交往医务室送,虽然走路的时候还骂骂咧咧:天天夸自己是足球队主力,妈的跑一千多米就成了这德行……

          我翻着白眼,心想真是阴沟里翻了船。

          到医务室医生给我一量体温,都快烧到四十度了,连忙给我输液,张萌萌跑前跑后的给我倒热水打早饭,那天我发明其实张萌萌也挺好看的,虽然留着短发有点假小子,但五官长得还是很端正的,尤其是眼睛,灵动又不失清澈。

          她把热水递到我嘴巴喂我吃药,我正筹备道谢时,她却来了句:天天写情书不学习,我看你就是作了太多孽,遭天谴了。

          我的一腔柔情化作虚无,只想一口热水喷逝世她。

          快放寒假的时候,有天晚高低雪了,学生们都很冲动,一股脑跑到操场上,我看到张萌萌伸出手抓着飘下来的雪,就像小猫抓羽毛似的,样子有点可爱。当时她头发已经留长了,和刚进校时的模样判若两人,她穿着白色羽绒服,带着一个毛绒绒的帽子,雪花渗到她白净的脖子里,我有点着迷。

          第二天,六班的一哥们找到我,说要我写封情书,爽直地给了钱后告知对象是张萌萌,我心里一堵,把钱给推回去说:这活儿我接不了,张萌萌可是我同桌啊。

          那哥们说:我懂我懂,得加钱。

          说完又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块,我没有搭理他拿上饭盒就去食堂,不知怎么的,那天的状况很不好,上课时偷瞄一眼张萌萌,她在用圆珠笔画着几何图形,发明我在看她,白了我一眼。

          破天荒的,我想为自己写一封情书。

          没能想到的是,下起笔来居然那么难,我那些矫情的词汇全体都用不上,或者说表达不出我的感情。我就像一个舞台上的演员,演别人时信手拈来,到生涯中要表达自己时,却举步维艰。

          写了一上午才写好几行字,张萌萌探头到我身边说:你不是挺能写的吗,怎么也便秘啦?

          我吓得把纸往手里一揉,不知道她看到名字没,我说:你懂不懂什么叫隐私?

          张萌萌被我的语气吓住了,她说:你凶什么凶?

          我有点为难,想说点什么转移话题,她却撇着嘴出教室了。

          在我穷尽文采和血汗之下,终于写出一封诚挚的情书,我把它偷偷塞到张萌萌的背包里,那天晚上我的心跳个不停,我不知道第二天会产生什么,张萌萌会接收我的告白吗?还是害羞地不和我说话?

          第二天一早,张萌萌就拿出那封情书质问我: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的神色不好看,语气也有点严格,我说:就是……就是……

          她把信纸甩到我脸上:你那么爱好耍人玩吗?不要认为你之前玩的花招我不知道,吴凡、赵晓倩、胡依那些不都是你搞得鬼么?刘兮,以前我认为你就是图个好玩,现在发明你就是个骗子,我警告你,你不要搞到我身上。

          我如坠冰窟,本来她……是这么想我的。

          本来有时候假话说多了,真的也变成假的了。

          那天她就气冲冲的找到班主任请求调座位,还特殊有建设性的调到和我最远的地位,晚高低自习后我在教学楼下等她,她看到我后就疾步走远,好像我是个跟踪狂似的。

          我一直想和她说明这一切,这封情书并不是我的恶作剧,我是真的爱好她。

          过了三天,我终于在她打开水的时候跟上她,她在和一个室友聊天,我凑过去想拉她单独说下话,却听到了她们谈话的内容。

          她的室友问:你和刘兮怎么啦,你们以前不是很好么?

          张萌萌说:他给我写了一封情书,就像之前他的那些恶作剧一样,亏我还认为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呢,他居然这么作弄我。

          她室友说:也许他是真的爱好你呢?

          张萌萌说:那我也不会爱好他,他那个人整天就知道玩,我还是爱好上进的人。

          叮,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我扭过火落荒而逃,就像一个行窃被抓个正着的扒手,我跑到男生寝室后面的荒地上,拿出一根烟叼在嘴上,却怎么也点不着。

          毕业的时候,我和张萌萌又成了朋友,我告知她那封情书是我和朋友打的一个赌,我赢了五十块钱请她喝奶茶,张萌萌骂了我几句,又抢走了我十块钱。拍毕业照的时候我站在她身边,我伸出手做出一个搂住她肩膀的动作,却没靠上她的衣服。

          校服是我们唯一穿过的情侣装,而毕业照是我和她唯一的合影。

          瞧,这也是爱说谣言的利益,就算你的真心被谢绝了,你也可以把它假装成一个玩笑,这样大家都不会为难。

          唯一转变的是,此后,我再也没有写过情书